在修行國度中的巨人風采

二〇〇七年十一月,我的第一本英譯本「真言宗與空海邂逅」(Esoteric Buddhism Encounter Kukai)正式出版,這是近年以英文出版介紹「空海」的罕見作品。七年後的今天,在我的監修及弟子徐瑨曦的努力下,一部洋洋數十萬言的「空海傳」正式面世。這次的出版,是作為弘法大師空海誕生一千二百四十年的紀念。

人能活一千二百年嗎?任何人的答案,都會說沒可能!但發生在弘法大師空海的身上,卻是「可能」二字。空海和尚活在一千二百年,亦即今天他已一千二百歲,而還繼續生存着。

空海今年一千二百歲,確實的數字,是一千二百四十歲。

他的歲數根據是:

《入定留身》空海在他六十二歲那一天,亦即公元八三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他進行了「入定留身」的法事。空海走進了高野山奧之院的山洞裡,再沒有走出來。以人的角度和計算,他在六十二歲只進入了禪定,那一天他並沒有死去,但在他入定之後那一天才圓寂呢?這是沒有一個人會知道的事情,這個「入定留身」的宗教行為,聰明智慧絕頂,只有空海這位人物,擁有這般奇妙而神秘的死亡。在過去歷史上,並沒有這樣「死去」的人物。

從公元八三五年三月二十一日開始,更匪夷所思的事還在發生着,便是每日早上,高野山上的僧侶,還如常地取食物於山洞前,供空海食用。這個儀軌,由高野山的僧侶代代相傳,一日一飱,還經常性地換上新的菜單,也是一千二百四十年的御膳供養了。

不可想像的空海神蹟,一件又一件,貫穿在時空。在日本,有關「大師」的聖物、神蹟、雕塑、書籍之多,堪稱全國首位。與「空海」及「弘法大師」四字有關的事情,如浩瀚宇宙。

一九八二年我開始讀空海的書,修弘法大師的法,這一派佛教稱為「東密」、「真言宗」的佛教,為十宗之內的「密教」部份,是空海於公元八〇四年,以遣唐使留學僧的身份,從日本來到中國長安,傳承了當時在中國大盛的唐密佛法。這套成熟於印度佛教高峰期的密法,主要以金胎二部大法為主,內藏大量儀軌、手印及修持的法要。並通過源於印度古吠陀文化的「護摩」(火供)法事為主,可通過法事勾召法界諸神下凡轉化禍福因果,為佛教發展到最蓬勃時的一種超自然文化。

這一套二部大法——金剛界及胎藏界法儀,以我的演繹,堪稱為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成佛的自內證精華,使凡夫在修持中,通過身(結手印)、口(唸真言)、意(觀想)改造一個人的思想程式,開發大腦細胞,使人於剎那間通過其集中力,引發潛能,改造命運。由一九八二年我的「躍入」修持,到一九八九年正式完成修持,進入灌頂壇內接受傳法金剛大阿闍黎的頒授,至今三十年,把當年空海於唐長安接受中國密教最後一位高僧惠果的灌頂,與空海遙遙相對,剛好是二十個甲子的一千二百年時空,彼此的因緣也十分契合。

空海能於短短半年期間得授二部大法,均由於他在赴中國前修持過密宗一個叫「虛空藏菩薩求聞持法」的一尊法。我因為是風水術數師,以「占星」為我的事業和研究,一九八二年開始修持密法,便以虛空藏為本尊,一切有關天象的學問,都是我的修持內容,與空海同修一個本尊。也就是說一千二百年前他修持此法時,觀想自己的肉身歸於虛空,將凡夫之身解體觀照成地、水、火、風、空,融入太虛的一剎,在一千二百年後,我這個修行人也用著同一方法,將自己的凡夫肉身視為地、水、火、風、空的原子組成,投入虛空,空海從日本到中國,我從香港到高雄;他半年後離開,返回弘法,我亦是半年以後,回港弘法。這種種類同,令我在一九九六年正式成立了「修明學會」進行佈教的工作,二〇〇〇年我赴美國阿特蘭大為可口可樂擔任風水顧問,決定健怡的銀色及「ZERO」為零數之金水五行策略,一夜成名。我的密宗修持,令我為該公司前度過世的總裁進行「超度」的靈修服務,不能公開,是密宗法師的專業私隱。同年六月,在加拿大及美國交界烈碧鎮以風水及虛空藏大法探測地底恐龍化石及斑彩螺之出處。東方易經學震驚西方世界,我像是在二〇〇〇年六月成就了人間最大的事功的同時,我的灌頂大僧王悟光上師八月圓寂,我頓成傳承之重責弟子。二〇〇一年在九龍塘文殊獅子山下八葉蓮台的風水寶地,我興建了「中華港密修明佛院」,二〇〇七年正式擴建成更大的「港密」伽藍,稱為「弘法山大師堂」,這六個字的命名,正深藏「弘法大師」四字,我自稱此為弘法大師信仰。因為通過三十年的修持,我堅信在法界中,我與「弘法大師」十分接近,也處處契合,今生今世,是延續他的宿命和前世,去做一些他還想做的事功,在過去一千二百年的過去,在今天這一刻,開展下一個一千二百年,是我為弘法大師所履行之使命。

由「弘法山大師堂」成立開始,「密法歸華」這枝旗幟亦彰顯起來,弘法大師從中國取去密法,今日中土絕傳,大師歸還密法,通過其弟子真如親王的法身,因十大弟子中,只有真如能來過中國,可惜於赴印度時逝世於馬來西亞。真如親王的法脈及法身,在二〇〇九年開始被發現。當時,還發願在中國興建三十七間希望小學,是在空海入唐的路線而興建,由這一年開始,「弘法山大師堂」開始有首位由中國大陸來港修持而獲灌頂的阿闍黎,正式開展着密法歸華的法幔,由香港成了開放這朵千年金花之地,故稱「港密」。

香港接種了「密法歸華」的重責,早在一九二三年權田雷斧從日本來華時,入定見密法在廣州南方放出大光明,錯誤屬意廣州為密法回哺之地,想不到廣州以南,竟是當年不見經傳的小島香江。權田雷斧的往世何在?相信亦成就着「港密」這段因緣吧!

二〇一四年,「空海傳」以首部大型中文傳記方式面世,在日本,於這一千二百年來,以「空海傳」命名的中文書,活見今天者,並不多見,而其中的故事及傳說,數不勝數。在云云有關「空海——弘法大師」的事與物當中,我感到最珍貴,還在我於法界修持中,引證不少弘法大師的心法和法要,在法界中瑜伽了不少的智慧,非一般書籍可見。因為寫書的人不一定能懂得修行,從法孫到修行人進入空海世界,所知的空海更全面,更不可思議。弘法大師傳世的唯一畫像,也是由真如所畫。可知要暸解大師,真如的法身是最佳的演繹人,知大師者真如也。從真如看大師,是此書未及論及之處,看來要待我老來退休時,才執筆回憶寫吧!

所有書籍只是文字的流傳,我們修行的人,特別是同修一本尊的弟子,可知道的秘密也特別多了。這些有關弘法大師的秘密,有機會還是要將之保留下來、記錄下來,傳到下一代。這一代,先把這位歷史巨人的生平傳說,記錄在中國文字內。我已設立「空海網」多年,他年此書的內容,亦必永恆地投入中文的互聯網世界內,令空海智慧永存在人類文化之中,並不斷轉化成新的面貌和動力。因為只要是上智,無論那個世代,這些上智依然指導着世人,歷久彌新的。研究弘法大師,是一個傳承,是一個密宗大法,今天我得此傳承,正尋找與大師及真如有緣的傳人!

為此永遠不老的智慧,我於此生以「李居明」來演繹着,神采乍見,喻為今世的奇逢。後來修行宿命通,方知自己身上流著真如親王的血和靈,寫了粵劇《蝶海情僧》,開展了一個佈教的新局面。密法不單要歸華,也要回日,因為子孫已曲解及忘懷了一千二百年前大師的智慧和教育。今天,「空海學」是全個世界甚至外星人也要學習的智慧——這套源自釋迦牟尼到唐代開元三士——善無畏、金剛智及不空到惠果的傳承,由空海加以修持及演繹的大智大慧,活用於今天,全世界的人都應修持這一法脈中的精彩,在「港密」的修持中,已成絕唱中的絕唱。你是否有緣其中,將是今生最有趣的秘密。

李居明序於二○一四年初春

空海紀念緣起說

「空海學」博大精深,一本論文集,不足以窺其皮毛。但目今在中港台依然十足缺乏研究空海的結集,作為空海的法孫,我不去做又等誰去做呢?於是大膽的進行這部「空海和尚研究論文集」的編輯及印刷。

首先十分感謝先賢研究空海的文章,此書的緣起是中國首間「空海紀念苑密法歸華堂」在海南三亞南山寺興建落成,並以唐式的建築為特色建設外,還佈有近代中國首個的唐密壇城曼荼羅,這是為唐密復興走出的第一步。敬希以後各大德可以繼續為此唐密文化進行研究及發揚。

在中日空海文化研究及復興的過程中,最為珍貴的三冊巨著,為中日有心人仕斥資印行的「空海研究」,此三書印行期間,諸公並在空海入唐及唐密祖師的足跡地區,復建了很多紀念項目,其中靜慈圓大德的功澤極大。可惜「空海研究」三書已絕版多時,是次三亞空海紀念苑的興建,為紀念而印行非賣品之書刊,便一心要將此部寶貴的書刊部份精采文獻再度印行,在這一再感謝這些作者大德,令他們寶貴的研究和文化,豐盛我們這批「空海迷」的心靈及知識。

「空海和尚密法歸華慈善紀念基金」已在香港正式成立。同期還成立了「鑒真和尚紀念慈善基金」。這兩個基金的成立,是紀念兩位在中日佛教文化史上,具有極大貢獻的歷史偉人。弘法大師空海是將佛教發展到頂峰的密教文化再加以整理及發揚,具有超卓之成就,空海令佛陀的智慧得以發揚到極致,特別是運用佛陀的修行在開發人類大腦細胞的多次元多技術層次上,獲得史上無人能及的地位。今天空海文化的復興,是人類最大的福祉。其中空海所代表的文化研究,還在佛學、文學、語言學、文字學、書法藝術領域上,有傑出的貢獻,因此有極大的研究空間,而我作為法孫,卻補白了一個中國香港特區的城市人,如何演繹空海在密法修持上,所謂金胎二部大法的啟悟,如何運用當年佛陀在菩提樹下得成正果的修持,運用在今日廿一世紀大都會的城市智慧上。在過去十多年,我的著作獲得全國人民的厚愛,其最大的內在原因,乃是我活學活用「空海學」中最深層的大師智慧,使之現代及應用化。有人稱我為「密宗應用大師」,實在不敢當,但作為一個講求效率及實用的香港城市人,我不得不顯露我們香港人的城市特性,便是講求實用,因此純粹研究文獻的方式,非我們最熱衷,我們最關心,還是如何運用空海傳承的密法,去修持及活用,改善我們的生活,提昇我們的靈性。

「中華港密修明佛院」(簡稱港密),便是從此出發,進行研修空海文化及修持,其中空海的「伏藏文化」正是港密最具興趣研修的部份,「修明」以慈善活動為本,首先協助祖國復興一切有關唐密的文化,其中很多不為目今學者所知的唐密寺廟文化,我們都全力協助破解,宗教與旅遊息息相關,推動祖國的旅遊,必先從推動祖國的寺廟文化開始,而唐密背境的寺廟,魅力無窮,是發展寺廟旅遊的最大潛力,可見中國全國的旅遊單位,都要全盤投入研究唐密及東密的寺廟文化,才能把寺廟旅遊攪得有聲有色,各廟都可發揮其特色,而從佛菩薩、明王、天部諸尊的不同造型,不同法器,不同智慧引發的不同文化,只要在中國復興,中國的寺廟旅遊文化,便是推動旅遊經濟的一個最大動力。

兩大基金也同時為祖國的教育工作付出貢獻,在空海入唐的三十六個城市的紀念點上,興建三十六間希望工程學校。又在鑒真和尚一生行誼之地,同時也樹立紀念學校的旗幟,令到今日的學子能通過兩大偉人的行誼,作為人生奮鬥的典範。

中國人一直誤解佛教是多神教,其實佛教是無神論的,密宗一派更講求「即身成佛」,只要做菩薩所做,想菩薩所想,便是菩薩。這個說法是極為震撼的,只要社會上人人做菩薩,這個世界便是和諧的曼荼羅世界。可見「和諧社會•從心開始」的理論,要付之實行,其實際技術在於密法的修持和普及。密法修行是要一個人完成菩薩行的德育修養,講求愛國愛民,佈施奉獻為主,又講求先媚世俗,後談理想,先令自己豐足,才可惠及別人,別於傳流淨土宗消極退隱的修行方式,而是積極入世,將佛陀慈悲活用於社會,放下自私,以大我為愛,這正是「為人民服務」的理念,在今天社會,密宗的理念正是一個最大的心靈文化寶藏。

要認識弘法大師空海,必要由密宗的二部大法開始,而大法的修持,必須要用活潑的方式進行修持,密法的修持,先從改運必先改心開始,把人的心性轉移,看通禍福依伏,洞悉吉凶,這是一個「說迷信破迷信」的過程,又投入社會慈善公益,行慈悲喜捨之道,在內修習密法各菩薩不同自內証的性格改造工程,佛家稱此為修「一尊法」,是心理學層面的互動修持法,為超前學之精粹。例如一人性格懦弱,便要修持「馬頭觀音」,也就是觀音的忿怒相,以開發此人心中的忿怒,達至轉化懦弱。又如一人很多煩惱,修持十一面觀音,將心中煩惱轉化成十一面觀音,每一面代表轉化一種煩惱為觀音,經此修持,煩惱轉化為清淨,心靈改造工程得以完成,這種活動,便是密宗修持法的其中一種技術。

今天密宗在部分西藏密宗的修持,依然太強調活佛及參拜,忽略了每個人都可以活用密法,改造自己的權利,是一種渲染迷信及神權的落後文化。台灣聖嚴法師以他的圓寂(往生)去教育佛教徒,不立碑不檢舍利子,就是一種無言的教育。密宗的修持是一種超前學的人體改造科學工程,要紀念空海,要復興唐密,最重要的理念也在此。

本書選輯之大德文章及論文來自「空海研究」華夏出版社,「空海研究」第二集福建美術出版社,及香港閩南人出版社的「空海研究」第三集。華宇出版社的「日本佛教史綱」及大乘出版社的「中日佛教關係研究」也有善文選出,特此鳴謝!

李居明序於桂林參觀桂海碑林後

二○○九年二月

西曆 和曆 日付 年齡 年事 關連事項
七七四年
(甲寅)
寶龜五年 六月十五日 一歲 於讃岐國.多度郡,屏風浦(現:四國香川縣善通寺市)的善通寺西側出生,俗名佐伯真魚。父親為郡司・佐伯直田公、母親為阿刀玉衣。
(近年,根據高野山大學的武內孝善教授提出,空海誕生地不是一般所說的讚岐畿內。)
同日:密教六祖.不空三藏入滅
七七五年
(乙卯)
寶龜六年 二歲 赴日唐僧法進(鑑真之弟子)某日,到多度郡一民家住宿,夜間聽到一嬰兒在誦佛頂咒,所以聞聲而尋,此嬰孩正是空海。法進預視此嬰孩必弘大法。
七七八年
(戊午)
寶龜九年 五歲 五、六歲時,常夢見居坐八葉蓮花之中,與諸佛共語。 弟子.泰範出生。
同年:最澄十二歲,於近江國分寺出家。
七七九年
(己未)
寶龜十年 六歲 八月十日:天台宗.光定出生。
七八○年
(庚申)
寶龜十一年 七歲 登上在家的西邊的「我拜師山.捨身岳」捨身發願、投崖証佛不死,確立了他從此也要終生侍佛的目標與使命。 十一月十日:最澄得度出家。
七八一年
(辛酉)
天應元年 八歲 四月:桓武天皇即位
七八二年
(壬戌)
嶽曆元年 九歲 遊玩間,有一巡使經過驚見空海頭上四方有四天王持白蓋傘跟隨,駭然下馬禮拜,定知空海前生必為聖人。此事以後鄉里人皆稱空海為『神童』。
七八四年
(甲子)
延曆三年 十一歲 十一月:遷都長岡京(現:長岡京市)。
七八五年
(乙丑)
延曆四年 十二歲 (在讚岐的國學(地方學校),或是向國分寺學習的可能性。
基本上地方大學和國學入學資格,都在是十三歲以上到十六歲以下之間。
一般入學大學(明經道)之說。由於當時的明經道博士就是讚岐出身的岡田臣牛養博士。因此空海在讚岐的國學向岡田博士學習的可能性很高。)
四月六日:最澄於東大寺.戒壇院受具足戒。
七月中旬:最澄登入比叡山修行,後記載寫成「願文」。
九月:早良親王被廢太子之位。
七八六年
(丙寅)
延曆五年 十三歲 弟子.實惠出生。
七八八年
(戊辰)
延曆七年 十五歲 因童年天資聰敏,家族中人均冀望他日後可成為一位朝中大臣。故被送到首府.長岡京舅父阿刀大足家中寄住,受他教導論語、孝經、史傳、文章等儒教之學。阿刀大足是出名的漢學導師,亦桓武天皇之皇子.伊予親王的持講(家庭教師)。 七月:最澄創建比叡山寺,號「一乘止觀院」(後稱延曆寺)。
七八九年
(己巳)
延曆八年 十六歲 弟子.智泉(空海的外甥)出生。
七九一年
(辛未)
延曆十年 十八歲 入讀長岡京的大學寮(培訓官吏的最高機關),専攻「明經道」科目。「明經道」是儒學的研究學科,專門研習漢學中的三經(詩經、書經、易經)、三禮(周禮・儀禮・禮記)、三傳(春秋左氏傳・春秋公羊傳・春秋穀梁傳)及《論語》《孝經》《毛詩》《尚書》等國學。
七九三年
(癸酉)
延曆十二年 二十歲 有感不滿意當時所學,為了追求宇宙的實相,故毅然退學,繼而以私度僧身份(非官許,只是自稱僧侶)入山修行。機緣下,從一沙門處得授「虛空藏求聞持法」(古來的說法是大安寺的勤操和尚傳法給空海的,但近年有學者有力指出,該沙門應同是大安寺的戒明和尚所傳)。
於和泉國(現:大阪府中南部)槙尾山寺(現:施福寺)跟從勤操法師得度受沙彌戒,成為寺中的沙彌,法號古來傳有多個說法,有說初為「無空」,後改為「教海」、「如空」。
七九四年
(甲戌)
延曆十三年 廿一歲 10月22日遷都平安京(現:京都市)。
七九七年
(丁丑)
延曆十六年 十二月 廿四歲 結集於遊歷四國.石鎚山至奈良吉野.金峰山之間修行時,並請教諸家(宗派)依止,比對了儒教、道教、佛教三教的思想,作出分析並編著出《三教指歸》(原名《聾瞽指歸》)。(《三教指歸》後來被喻為空海的出家宣言。) 弟子.真紹出生。
十二月:成為最澄內供奉十禪師。
七九八年
(戊寅)
延曆十七年 廿五歲 三月八日:弟子.道昌出生。
七九九年
(己卯)
延曆十八年 廿六歲 弟子.真如(法親王)、圓行出生。
八○○年
(庚辰)
延曆十九年 廿七歲 於大和國(現:奈良縣)久米寺東塔內發現《大日經》。 弟子.真濟出生。
八○一年
(辛巳)
延曆二十年 廿八歲 弟子.真雅出生。
弟子.智泉(13歲)出家。
八○三年
(癸未)
延曆廿二年 三十歲 二十四至三十歲間為七年的空白期。 四月十六日:藤原葛野麻呂任遣唐大使乘遣唐船從難波出發,但遇上暴風雨不能航行,被迫歸航。
八○四年
(甲申)
延曆廿三年 四月九日 卅一歲 此年,空海突然回到首府.平安京,請舅父阿刀大足安排前往大唐。
於東大寺.戒壇院受具足戒,並改法號為「空海」。
弟子.真然出生。
3月28日:藤原葛野麻呂再次任命為遣唐大使,完成渡航的準備。
7月6日、最澄乘第二船出航(最澄於9月1日抵達大唐國.明州(現:浙江省寧波市)着陸。9月26日向天台山方向出發。
第三船、第四船遇難沉沒。
五月十二日 空海跟遣唐使藤原葛野麻呂及橘逸勢(留學生)一同乘坐的第一船在難波(現:大阪市中央區)出發。(受戒出家後馬上入唐的做法,確實是破例的事。空海的出家,也好像有可能是為了在遣唐使派遣時彌補空額的臨時處理。同時,可能空海的正式出家是為了製造合理背景,給本來只是私度僧的空海一個身份作為入唐留學生的資格。亦另有一說,全靠舅父阿刀大足也是伊予親王(嵯峨天皇的同父異母弟弟)的家庭教師的關係,而得到他的推薦。)
六月 途經博多港。
七月六日 最後再從肥前國松浦郡(現:長崎縣平戶島)田浦港出航。入唐期間遇上風暴漂流。
八月十日 大唐國.福州長渓縣.赤岸鎮登陸。
(遣唐使節團登陸的赤岸鎮是一個閩越小鎮,蠻荒閉塞,唐朝時才有漢人移入,當地人不知遣唐使為何,還誤以為空海等人是海盜,又因為所攜帶的日本國書等證明文件均在兩艘失蹤的第三及第四船內,而受到福州地方有司的懷疑而不許登岸,還把他們趕到沙灘上(「封檢舟船,追卻人徒,居之濕沙,輒加冤陵」《高野大師御廣傳》)。在言語不通下,雙方交涉了月餘,邊防官員仍不肯放行。遣唐使藤原於是放棄交涉,決定將船開往福州,冀望能遇到明事的州官給予上岸。船於是再度啟航,在海上折騰數日,於十月三日到達福州。)
十月三日 抵達福州登陸。(不料當時的福建觀察使柳冕因病辭任,而新任觀察使閻濟美尚,仍是個不明就裏的人。閻濟美尚看了藤原親手上書了三次入關書表,見藤原文筆不精,不信是他是遣唐來使,對一行人的身分仍然懷疑。故空海代筆,以藤原大使的名義,向新任觀察使閻濟美呈交了請願書(「高山雖澹然,唯禽獸不辭勞苦來投歸;深水雖不言,唯魚龍不憚倦困而來赴……」《為大使與福州觀察使書》)。
閻濟美一看,便知文章出於高人之手,若非日本來使,豈能有如此文功?所以他立刻下令放行。故空海等人赴長安的申請足足等了約50日才得到登岸批准。
但因當時朝貢使的旅費等都是由唐朝朝廷負担,所以入京人數被制限了。結果藤原大使雖獲准西上,但空海自己卻不許隨使入京。在無奈之下,空海又作《與福州觀察使入京啟》,再度請求,最後得以遣唐大使的書記官身份跟隨團進京。)
十一月三日 遣唐使團一行人,於福州向長安京城出發。
十二月廿三日 抵達長安城(現:西安市)。(在皇城東南方宣陽坊(現:碑林區和平門外李家村東南)的官舎暫住。)
八○五年
(乙酉)
延曆廿四年 二月十一日 卅二歲 遣唐使藤原一行人等訪京後,因徳宗皇帝於1月23日突然駕崩,而延遲了歸國申請。此日藤原大使成功動身返國,離開長安,並一併帶同玄宗皇帝御撰的《一行阿闍梨碑文》回日本。而空海則移往西明寺入住,受另一位留學日僧『円照』所照顧。(空海起初並不急於拜師,他每天只是不停地拜訪不同佛剎,和參加一些法筵講座,廣結僧道、儒士研學。期間空海在醴泉寺結識印度僧侶牟尼三藏及般若三藏,還有數名南印度婆羅門,並跟他們學習梵語和婆羅門的知識(牟尼三藏出身於印度首屈一指的大寺院「那爛陀寺」,正是空海嚮往的佛學聖地。從這位智通古今的高僧口中,空海更為瞭解印度佛學。而般若三藏更是遠近馳名,他曾隨龍智菩薩學習瑜伽,學養深厚)。兩位高僧對空海都極為賞識。同年,般若三藏將剛譯完的《大廣方佛華嚴經》、《大乘理趣六波羅蜜經》、《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及《造塔延命功德經》等,寫於貝葉之上,贈予空海,可見其對空海賞識的程度。) 一月廿三日:唐德宗皇帝駕崩。
一月廿八日:唐順宗即位。登位不久即患腦出血。
四月上旬:最澄至越州受順曉阿闍梨灌頂、承受三部三昧耶的付法。蒐集不少密教經典。
五月十九日:最澄乘遣唐使船從明州出發返國。
六月五日:最澄回國。之後將天台密法之文獻等上獻朝廷。
八月:唐順宗譲位。長子唐憲宗即位。
九月:最澄於高雄山寺進行日本首次的密宗結緣灌頂法事,受戒者百餘人。
五月 與志明法師、談勝法師等五至六位西明寺僧侶拜訪青龍寺的密教七祖.惠果大和尚。
(恵果和尚一見空海,便報以微笑道:「我先知汝來。相待久矣。今日相見大好大好。報命欲竭。無人付法。必須速辨香花入灌頂。速辨香花入灌頂壇。即歸本院營辨供具。」當即受發菩提心戒(三昧耶戒)。惠果又道「今有日本沙門空海,來求聖教,以兩部秘奧,壇儀印契,漢梵無差,悉受於心,猶如洩瓶」。)
六月上旬 恵果授與大悲胎藏界之學法灌頂。(進行胎藏界曼荼羅投花時,投得中台八葉院中尊的大日如來。惠果和尚言:「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即沐五部灌頂,受三密加持。)
七月上旬 恵果授與金剛界之學法灌頂。(進行金剛界曼荼羅投花時,亦投得大日如來。惠果和尚再次驚嘆不矣!當重受五部灌頂。)
八月十日 受惠果阿闍黎作傳法阿闍黎灌頂,授予「遍照金剛」名號給空海。同日青龍寺及大興善寺設五百僧齋,普供四眾。
八月中旬 惠果和尚召集李真等宮廷畫工數十人,圖繪胎藏界與金剛界曼荼羅,及二十多位寫經生,抄寫密教經大量,又令宮廷御用鑄造博士楊忠信等新造五股金剛杵等法具,全數傳給大師。空海又從師父恵果阿闍黎處接過傳法印信的佛舍利(金剛智傳不空,再傳恵果)、刻白檀佛菩薩金剛尊像、健陀穀絲袈裟及供養法具,空海寫下《青龍和尚獻納袈裟狀》一則。空海亦以袈裟及柄香爐作禮,回謝恵果大和尚的傳法。
十二月十五日 密教七祖.恵果和尚入寂,終年六十歲。(惠果圓寂前跟空海說:「我倆宿緣深厚,多次相約來到人間,弘演密藏佛法,彼此代為師徒。這一世,你在西土接我足跡,我亦東生入你之室……」此番說法顯得其義深遠。)
八○六年
(丙戌)
大同元年 一月十七日 卅三歲 作眾弟子的代表,為恵果和尚撰寫碑文(《大唐神都青龍寺故三朝國師灌頂阿闍梨恵果和尚碑》)
這事傳遍唐朝全境,傳到了順宗皇帝耳邊。因為在宮殿牆上以前的王義之真跡已退,所以順宗皇帝便命令空海,再寫一次。
空海應詔入宮,面對牆壁就把五支筆同時夾在雙手、雙腿及口,一口氣寫完了五行書法。順宗皇帝對空海寫那漂亮的五行文字深深地感到佩服,便贈送他「五筆和尚」的稱號。更賜予了一條菩提子數珠(念珠)給空海,作讚賞。
一月三日:最澄成功申請擔任年分度者,並要求增加天台宗度者二名。天台宗擁有了自己的僧徒,於是便能作為獨立的宗派,在朝延和南都,均得到了公認,因而成功創教立派。
三月十七日:桓武天皇駕崩。
五月十八日:平城天皇即位。
一月 提出歸國申請。(朝貢使節.高階真人於前年7月出發來唐,為大唐新帝.唐憲宗進朝貢禮謁於長安。空海、橘逸勢及高階真人提出歸國申請。空海寫了《與本國使請共歸啟》,亦代橘逸勢寫了《為橘學生與本國使啟》兩篇申請文。)
三月 從長安出發回國。
四月二十日 抵達越州。向越州節度使上書(《請越州節度使求內外經書啓》),請求協助蒐集佛教文物外,還連同詩賦、碑銘、卜筮、醫藥、土木技術等。空海將這些文物及文化一同攜回日本,並發揚光大。
八月 從明州出航歸國。(歸國前空海在明州的海濱向空中投出了「三鈷杵」,祈願「如果我的傳承教法有好的土地可以選擇弘佈,就請先到該處吧」。三鈷杵便乘著五色彩雲,向日本飛走了。這個三鈷杵傳說被稱為「飛行的三鈷」。
為了向日本本土傳播真言密教的教法,從明州登上了船的空海,途中遇上暴風雨想要把船打沉的時候,空海走出船艙抱著主桅,右手繫緊繩索,左手持不動明王的劍印,口裡持念真言,期間還造了一尊不動明王像(現:國寶.波切不動尊),轉瞬間波浪平息,之後一路平安地回到了博多。)
十月 自唐歸國,抵達九州滯留在大宰府。(由於空海本來須要留學唐朝20年,但現在2年後便私自歸國,在未有回京許可前,唯有滯留在大宰府內。」)
十月廿二日 託高階真人進京獻上《御請來目錄》。(《御請來目錄》卷長10米,內寫有自唐朝攜帶回國的經物有:新譯本的經藏和論藏等216部461卷,兩部大曼荼羅及法具,惠果阿闍梨付囑物等等。空海於卷首云:「以陛下慈育海內。海會之像過海而來也。恰似符契。非聖誰測矣。空海雖闕期之罪死而有餘。竊喜難得之法生而請來。不任一懼一喜之至」。一般認為是空海也想必為縮短留學期違法一事的罪而不安。但另一方面亦對於自己能得到難得的密教傳承而感到自傲。
這時,最澄早也留意著空海的動向,他一得知空海提交《御請來目錄》後,便馬上抄寫了一份副本(現存國寶)。並且在數年後,空海一進京便馬上請求借閱經典。)
八○七年
(丁亥)
大同二年 二月十一日 卅四歲 為大宰府的少弐(副官)田中氏的亡母的年忌撰寫願文法要(《為田少弐設先批忌齋願文》)。
(空海繪製了一幅「千手千眼大悲菩薩並四攝八供養摩訶薩等一十三尊」圖像、并抄寫了一部八軸《妙法蓮華經》、二軸《般若心經》作奉物,潔淨壇城,設好香花供具,供養諸尊。更親自書寫一份唐梵對書的《千手儀軌》給與田中少弐(副官)。
四月廿九日 移往筑前國(現:福岡縣的西部)的觀世音寺停留。
十一月上旬 於久米寺講大日經疏。
大安寺實惠、室生寺堅慧及真紹等前來投入門下。
八○八年
(戊子)
大同三年 六月十九日 卅五歲 太政官(立法、行政、司法與及管轄八省百官的機關)發放可移動公文書(民部省許可)給空海返回京畿,但尚未許進京。
秋季 移往和泉國的槇尾山寺停留。
八○九年
(己丑)
大同四年 七月十六日 卅六歲 太政官透過和泉國國司(即太守)頒下公文,准許空海返回平安京。 四月:平城天皇退位。
四月十三日:嵯峨天皇即位。
八月廿四日:最澄要求相借密教經典十二部五十五卷。
八月上旬 移至高雄山寺(現:神護寺)入住。(高雄山寺是和氣氏的私寺。真雅(九歲)以及二至三名弟子從讃岐去到平安京跟隨空海。)
十月三日 嵯峨天皇派遣大舍人(宦官)山背豐繼帶着8卷《世說新語》到訪高雄山寺,要求空海摘錄精文。
最後空海回書《勅賜世說屏風書畢獻表》一通,並呈上錄寫了「世說精文」的六摺屏風兩帖。
(因為嵯峨天皇十分傾倒於唐朝的文化,對於從唐朝帶回各種各樣文物,和通曉唐風文化的空海而言,是一位十分難得的知交,及與一般世俗權力鬥爭無關的一位君子之交。就這樣,空海和嵯峨天皇之間的親密交往便開始了。)
八一○年
(庚寅)
弘仁元年 三月十五日 卅七歲 嵯峨天皇於宮中的清涼殿召集南都六宗和北嶺(比叡山)的高僧,和空海等八人各自陳述自己宗派的中心教義。諸宗各派都認為想要成佛便要得經歷三劫,通過漫長的修行歲月才能在未來成佛。空海並不認同這點,他認為只要通過三密加持,就能即身成佛。空海即面向南方,結跏趺坐,手結智拳印,口誦真言,遍刻間身發金光,頭戴寶冠成大日如來佛身。諸大臣及各宗大德均驚畏跪拜。
九月十一日 寫《風信帖》給最澄。(帖中說,想與最澄、室生寺的修圓一起集會呼籲「酌量佛法的因緣大事」。 九月:鎮壓「藥子之變」。
十月:高丘親王出家,法名『真如』。後來投入空海門下。
十月廿七日 向朝廷上書(《奉為國家請修法表》),提出於高雄山寺進行國家鎮護的法事。(皆因空海帶回了一些鎮護國家的經典,例如《仁王經》、《守護國界主經》和《佛母明王經》等。在「藥子之變」這個動盪時期,請求許可進行穩定國家安全的修法。
同年 就任奈良.東大寺別當(住持)。
授予實惠傳法灌頂之許可。
八一一年
(辛卯)
弘仁二年 六月廿七日 卅八歲 遣弟子實惠攜《書劉希夷集獻納表》連同《劉希夷集》四卷、《王昌齢詩格》一卷、《貞元英傑六言詩》三卷、《飛白書》一卷,一併獻予嵯峨天皇。
八月 再獻上《德宗皇帝真跡》、《王陽詢真跡》、《張諠真跡》及其他書法家真跡呈給嵯峨天皇。(《奉獻雜書迹狀》)
十一月九日 任命為乙訓寺別當(住持)。
(因修葺乙訓寺,在寺裡逗留了約1年時間。
而有另一傳說,說空海是因為要超度早良親王的怨靈,所以借修葺為名,實為超度亡魂才入住乙訓寺的。
事因在785年,就中納言大臣.藤原種繼被暗殺一事,早良親王被視為主謀,因而被幽禁在乙訓寺內。早良親王為了証明自己是無辜的,便絕食了十天左右。但胞兄.桓武天皇依然下了流放淡路島的判決。
在護送途中,早良親王因過度衰弱,於淀川高瀨橋畔飲恨而終。
事後宮中一直怪事不斷,有一次桓武天皇命陰陽寮占卦安殿親王的病症時,陰陽寮的回復說是:「這一切都是早良親王怨靈在作祟。」
之後傳說早良親王的怨靈一直留在乙訓寺,所以嵯峨天皇便派遣空海去超度他。)
八一二年
(壬辰)
弘仁三年 二月間 卅九歲 致函要求天皇增資援助修復乙訓寺。 二月十二日:嵯峨天皇於神泉苑設下觀櫻宴。
六月七日 寫了《奉獻筆表》一封,並呈上從大唐所學得的製筆法製造的狸毛筆四支獻給嵯峨天皇。
七月廿九日 書《獻襍文表》,將《急就章》、《王昌齢集》等書獻給天皇。
秋季 親自從乙訓寺內摘下美味的柑橘,並書《獻柑子表》一則獻予嵯峨天皇。
九月廿七日 最澄到奈良興福寺去參加維摩會,在返回比叡山途中,與弟子光定專程來到乙訓寺夜訪空海,求教二部大法的真言要旨,並且度了一宿。(空海告訴最澄「想要明瞭密宗真諦,只是研究經典是沒有用的,必須靠自身躍入,方能感悟密宗的奧秘,具體的方法就是接受灌頂,真正的修持真言密法。」)
十月廿九日 從乙訓寺返回高雄山寺。
十一月十五日 於高雄山寺為最澄、和氣真綱、和氣仲世、美濃種人,及最澄門下十七人授予金剛界結緣灌頂。
十二月十四日 在高雄山寺為最澄、泰法、圓澄、光定、泰範、光仁等,還有來自南都東大寺、西大寺、興福寺、元興寺、大安寺和山階寺的大德,還有與空海一同歸國時的遣唐判官高階真人等授予胎藏界結缘灌頂。以此灌頂,入壇者達到190人之多,大僧眾22人,沙彌眾、善信等38人,近士眾41人,童子等45人,音聲人20人。
十二月 為高雄山寺配置一套寺院三綱(用以監督寺務的三個職位),上座為杲隣、寺主為實惠、維那為智泉(上座為僧眾之長老,由德高望重者擔任;寺主總理寺務;都維那主管僧事按寺規指揮日常諸事),寫有《高雄山寺擇任三綱之書》。
八一三年
(癸巳)
弘仁四年 一月 四十歲 為永忠法師代筆撰寫《永忠和尚辭小僧都表》一文。 藤原冬嗣於興福寺建立南円堂。
二月 於高雄山寺為圓澄、光定、泰範等授予《法華儀軌》一尊法儀軌。
三月六日 於高雄山寺為泰範、圓澄、光定、長榮、光定、康教舉行金剛界灌頂頒授儀式。
泰範留在高雄山寺繼續跟空海學習。
五月 寫《遺戒》告戒弟子言行。
十月 撰寫《中壽感興詩》及《新撰文殊讃法身禮方圓圖并注義》。(《中壽感興詩》是祝賀自己40歲(中壽)之年的感受詩,從筆詞字眼中可知當時的風習,空海也有將此詩發送給包括最澄等的各方友好良朋。友人們也都提詩回贈作禮道賀。)
十一月 回《答叡山澄法師求理趣釋經書》給最澄,解說不能借出《理趣釋經》的原因。
八一四年
(甲午)
弘仁五年 三月一日 四一歲 嵯峨天皇賜贈一百屯綿及一篇七言詩,空海謝恩回書《奉謝恩賜百屯綿兼七言詩詩一首并序》。
閏七月八日 書《獻梵字并雜文表》一狀,將《梵字悉曇字母并釋義》、《古今文字讚》、《古今篆隸文體》等文獻呈送嵯峨天皇。
閏七月 上書《請赦元興寺僧中璟罪表》。
八月三十日 為膀道上人撰寫《沙門勝道歴山水瑩玄珠碑並序》。
八一五年
(乙未)
弘仁六年 一月十日 四二歲 題《贈野陸州歌並序》送贈新赴任陸奧守的小野岑守。 弟子.真濟投入門下。
一月十九日 渤海國大使王孝廉贈送書信及新詩一章,呈回回答書《為藤大使與渤海王子書》。
四月一日 寫成《勸緣疏》,全名為《勸諸有緣眾應奉寫祕密藏法文》。
常陸的德一,下野的廣智,甲斐的藤原真川,要求協助真言密教的傳播工作。
從春天至夏天間,由於吸納了很多關東諸國的弟子,如:甲斐(國司藤原真川)、常陸(國司藤原福當麻呂、德一)、武藏、上野、下野(廣智禪師)、日立等,以至密教經典的流布非常廣泛,他們共抄寫了三十六卷經典。
這時,空海亦開始讓弟子傳播真言密教的宗旨經典-《勸緣疏》。
常陸國的德一是法相宗的著名學僧,又在關東國家中教化民眾應如何作菩薩行。德一跟最澄之間的「三一權實在爭論」是非常有名的歷史。德一也著有《真言宗未決文》一書,並發送到空海處請教密教的疑問和真義。
同期:也進行著給日本關西地方築紫國抄寫經典的布施。
十月十五日 為式部省丞的笠仲守之先父撰寫年忌願文(《為式部笠丞願文》)。
同年 撰寫《辨顯密二教論》。
八一六年
(丙申)
弘仁七年 二月 四三歲 最澄歸還向空海借的《新華嚴疏》及《烏瑟沙摩法》。
(自此以後便跟最澄斷絕借經往來。)
最澄偕同圓澄、圓仁等弟子們去東方諸國巡拜旅行。
最澄與德一之間的爭論從此開始。
四月 為建根本道場而尋找靈氣之地時,走到高野山遇上狩場神明,在狩場神明的黑白二隻狗的嚮導下,發現松木之上懸掛了從唐朝時投出了的三鈷杵,因而認定這裡便是弘揚「真言密教之地」,所以便決定高野山創建道場。
五月一日 代筆為泰範回書(《為泰範答叡山澄和尚啟書》)最澄,表示決意留在空海身邊修行。
六月十九日 上書(《於紀伊國伊都郡高野峯被請乞入定所表》)嵯峨天皇懇請下賜高野山為真言宗永久之根本道場(請求高野山的賜給上表文中提到,他大概是在什麼時候第一次登上高野山,學者們推斷可能是在二十歲時代的前半部。)
六月廿七日 嵯峨天皇勅賜五色綾錦五尺屏風四帖,命空海撰寫一些古今詩人的秀句到屏風上面。
七月八日 嵯峨天皇勅許透過紀伊國國司頒布太政官符,下賜高野山給空海建立根本道場。
七月 替大安寺.勤操和尚在高雄山寺授三昧耶戒。
(及後更為勤操和尚授予二部灌頂。)
八月十五日 書《勅賜屏風書了表並書》,並奉回五色綾錦五尺屏風給嵯峨天皇。
十月十四日 嵯峨天皇身體不適,空海登護摩壇修法七日加持神水(閼伽)一瓶,後遣弟子真朗入宮呈上。(《祈誓弘仁天皇御厄表》)
八一七年
(丁酉)
弘仁八年 四四歲 派遣實惠和泰範等先行上高野山開始着手興建道場,開闢道路,搭建草寮。並親手寫《高野建立初結界時啓白文》了,修法作道埸的內外結界(並於建造大塔的地下內,尋獲古劍及古經書。)。
八一八年
(戊戌)
弘仁九年 三月十九日 四五歲 得知新羅國僧.青丘上人抵達筑前國太宰府,便寫了一首詩《與新羅道者詩并狀》作歡迎,並相贈法衣。
及後青丘上人進京時,又書了《奉送新羅上人等入朝》一帖歡迎他們。
四月:遇上數年以來的大旱災。藤原冬嗣向最澄提出修法祈雨的請求。
四月廿六日:比叡山全體僧侶進行祈雨修法三日,最終求得下雨。
十一月十日:當年一同入唐的遣唐使藤原葛野麻呂逝世。
春季 編著《般若心經祕鍵》並開示。
十一月十六日 高野山被勅許後第一次登山視察。翌年春季才正式入住山上。
十二月十九日 為哀悼藤原園人,發送追悼文。
十二月 藤原冬嗣贈送燈油和禮裘給空海。
八一九年
(己亥)
弘仁十年 五月 四六歲 為準備高野山上修建伽藍,登壇作七日七夜結界修法,張開四方各七里的結界(《高野山建立壇場結界啟白文》)。開始伽藍修建,最初先建天野神社(丹生都比殼神社)及曼荼羅院。 勤操任少僧都。
最澄奏請於比叡山設立戒壇,不過天皇不允。
六月 始建「金剛峯寺」。
七月 根據嵯峨天皇的勅令移到中務省(中務省是擔負有關天皇的助理和詔書的宣下和敘位等朝廷職務機關,是八省中尤其重要的一個省),擔任天皇的秘書室長。
秋季 與弟子杲隣和真濟前往伊豆國桂谷建立寶塔(現:修善寺),並在此地為民眾作結緣灌頂。
同年 編著出《即身成佛義》《秘密曼荼羅教付傳法》《聲字實相義》《吽字義》等教義著作,《文鏡祕府論》是詩歌論書。
八二○年
(庚子)
弘仁十一年 五月 四七歲 抄錄先寫了的《文鏡秘府論》撰寫成《文筆眼心抄》。
七月 空海攜大安寺的幹海和真濟遊玩關東,去伊豆桂谷,登上下野的補陀洛山,於四本龍寺寄住,山名改稱日光山。
十月二十日 朝廷授予傳燈大法師位,並補任為內供奉十禪師。
十二月 經北陸道(現:福井縣到新瀉縣地域的官道)返回京都。
同年 奉詔抄寫華嚴經一部八十卷,並作講示。(《為知識華嚴會願文》)
八二一年
(辛丑)
弘仁十二年 四月三日 四八歲 修復自唐朝請來的兩部曼陀羅和七祖像,為新造七祖像撰寫贊文及供養願文。(自唐朝請來的兩部曼陀羅等圖像,都破壞得很嚴重。所以在這年的4月至8月間,在得到皇族及朝廷的幫助下,得以修復或重新再造。以兩部大曼陀羅為首製造臨摹本,二十六件佛教繪畫等。加上空海請來的五祖的御影畫像再新加龍猛及龍智兩張新像,「七祖像」(東寺現存物國寶)便完成了。)
五月中旬 持續7天為築前王太守(築前國司光榮井王)誦讀《金剛般若經》治癒中風病。
五月廿七日 補任為『修築別當』,指揮修補位於家鄉讚岐國的最大農業用灌溉池「滿濃池」。(讚岐國國守清原夏野提議,上書請空海到來指揮修築滿濃池。)
七月 朝廷給予空海新錢二萬両用作修築滿濃池。
九月六日 編著《真言付法傳》。
九月七日 完成了兩部大曼陀羅和佛教繪畫像後,進行供養法事(《奉為四恩造二部大曼荼羅願文》)。
同日:為當年空海入唐朝時乘同一遣唐船的遣唐朝大使藤原葛野麻呂進行祈福法事。法事上,用了葛野麻呂殘留下來的紫綾,加上金銀絲線的刺繡,製造了「理趣會十七尊曼陀羅」一鋪(《為故藤中納言奉造十七尊像願文》)。
九月間 滿濃池修築完成。
十月八日 為葛木參軍寫《葛木參軍設先考忌齋願文》。
八二二年
(壬寅)
弘仁十三年 二月十一日 四九歲 在南都東大寺修建了真言院作灌頂道場,在這裡施行息災增益法以鎮護國家。同時,為平城上皇灌頂授三昧耶戒(《平城天皇灌頂文》)。 六月四日:最澄入寂,終年五十六歲。
六月十一日:朝廷准予在比叡山設立戒壇授大乘戒。
八二三年
(癸卯)
弘仁十四年 一月十九日 五○歲 御賜京都東寺為真言密教的永久道場,後稱「金光明四天王教王護國寺祕密傳法院」(簡稱「教王護國寺」)。 二月:賜比叡山「一乘止觀院」為「延曆寺」之號。
四月十六日:嵯峨天皇讓位予大伴親王(後即淳和天皇)。
四月二十七日:淳和天皇即位
七月七日:平城上皇駕崩。
四月廿四日 上奏謹賀淳和天皇即位。
七月 勅賜弘福寺(上高野山往來的必經之路。)。
十月十日 勅許讓東寺常住真言宗門僧50人,且禁止其他宗派門僧的並住。令東寺成為學習密教的專寺。
雖然空海學習的是真言密教,但是也向朝廷提交《真言宗所學經律論目錄》,俗稱《三學錄》。《三學錄》是規定了經律論三學,包含經、律、論經典424卷。這對學習真言密教的人來說,是明示了必須兼學通曉經律論三學。
十月十三日 勅令在宮中皇后院進行三日三夜的消災法事
十二月廿三日 在清涼殿與大僧都長惠及小僧都勤操一起修持「大通方廣法」。
八二四年
(甲辰)
天長元年 二月 五一歲 受詔在神泉苑進行請雨法事。 弟子.惠運投入門下。
三月二日 在東大寺中設置蔬飯供,作供養三寶法事(《於平城東大寺供三寶願文》)。
三月廿六日 被任命為小僧都。(當時的僧綱,被國家統一為僧正、大僧都、小僧都各1名,律師4名。其次也有大量名譽性的僧號。)
六月十六日 任造東寺別當(建設責任者)。
九月廿七日 和氣真剛、和氣仲世上表朝廷將高雄山寺變為定額寺。高雄山寺跟神願寺合併後,更名為「神護國祚真言寺」,簡稱「神護寺」。由原本屬於和氣氏的私寺,改為定額寺(特定的官寺)。
十月廿二日 為笠仲守的先母編撰「追善法要」(《笠大夫奉為先妣奉造大曼荼羅願文》),並制作「大日微細會曼荼羅」一鋪。
八二五年
(乙巳)
天長二年 二月十四日 五二歲 受詔在神泉苑進行請雨法事。 11月28日:向嵯峨上皇祝賀40歲壽辰。
四月八日 允許請求在東寺每年的夏安居中舉辦「守護國界主荼羅尼經」講經會。
四月二十日 建立東寺講堂。
閏七月十九日 根據朝廷的命令在東宮裡舉辦「仁王般若經」講經會。於講經會中開講《仁王經開題》,解說「護國」的意義。(《被修公家仁王講表白》)
九月廿五日 撰寫《大和州益田池碑銘并序》。
八二六年
(丙午)
天長三年 一月 五三歲 於高野山慈尊院舉行首次大仁王會。 七月廿四日:藤原冬嗣逝世。
十月八日 為弟子真體書《弟子僧真體設亡妹七七齋并奉入傳燈料田願文》。
十一月廿四日 着手建造東寺大塔。在東寺五重塔修建時,上奏勸請朝廷布施木材搬運建塔(《奉造東寺塔材木曳運勸進表》)。
八二七年
(丁未)
天長四年 一月 五四歲 為了祈願淳和天皇的病得以痊癒,於東寺及西寺進行「藥師悔過」修法。 是年:勤操大僧都入寂。
三月 《十喻詩》贈予下野的廣智禪師。
五月廿二日 為笠左衛佑的亡室製作大日如來一印會曼陀羅一鋪五幅,在神護寺院舉行法會。(《大夫笠左衛佑為亡室造大日楨像願文》)
五月 擔任大僧都。
五月 在太極殿中與一百個僧侶一起進行祈雨的修法。(《天長皇帝於太極殿啒百僧雩願文》)
九月 淳和天皇為已故的伊予親王舉行追善供養會,空海負責起草願文(《天長皇帝為故中務卿親王捨田及道場支具入橘寺願文》)。
八二八年
(戊申)
天長五年 二月 五五歲 寫《贈伴按察平章事赴陸府詩并序》(餞行詩、秘密記錄三軸、曾供佛加持的神藥)贈送給要到陸奧出羽赴任的鎮東按察使伴國道按。
三月 擔任攝津大輪田造船廠的造船長官。
四月十三日 為已故勤操僧正撰述《先師梵網經講釋表白》。並為勤操繪製御影,撰有《故贈僧正勤操大德影讚並序》。
十一月 於攝津武庫山為真井御前(淳和天皇的妃子,削髮後名『如意尼』)開示如意輪法。
十二月十五日 於京都東寺的東側開設了私立的教育設施「綜藝種智院」,開啟庶民教育的先河。(表有《綜藝種智院式並序》。為平民打開教育的門戶,維持了數年,可惜在空海入寂後不久停辦了。)
同年 撰寫據說為日本最古的漢字詞典《篆隸萬象名義》。
八二九年
(己酉)
天長六年 九月十一日 五六歲 弟子中繼為師父空海讚詩謝恩。(《秋日奉賀僧正大師詩並序》)
九月廿三日 恭賀元興寺僧正八十大壽並提詩,書於《暮秋賀元興僧正大德八十詩並序》。
十一月五日 補任為大安寺別當。
同年 和氣真綱和和氣仲世把神護寺託付給空海
八三○年
(庚戌)
天長七年 二月 五七歲 授如真井御前(皇妃)祕密灌頂。
四月 淳和天皇詔令各宗門派提交各自的宗義要旨。
空海著述《秘密曼陀羅十住心論》十卷、《祕藏寶鑰》三卷。《祕藏寶鑰》和《十住心論》的略論一併呈閱。
八三一年
(辛亥)
天長八年 五月末 五八歲 因染惡瘡,所以書《大僧都空海嬰疾上表辭職奏狀》上奏請辭大僧都。
六月十四日 勅答請辭大僧都不允,嵯峨天皇慰留。
九月 比叡山的圓澄、道忠、德圓等十數人,寫信給空海請求付法。
十月十八日 空海用甲山山頂的巨大櫻木樹幹雕刻而成的如意輪觀音像完工。
同日為淳和天皇的妃子『真井御前』削髮為尼,僧名號『如意尼』。當時與如意尼一同出家的兩位尼姑『如一』和『如圓』則是和氣清麻呂的孫娘。
另說空海乃是海人氏族出身,把如意尼和空海因為同為海神系氏族而聯繫在一起的看法也有。還有,神咒寺的守護神是弁才天,此神亦司水文,所以凡是與水運有關者都虔誠地信仰此神。
八三二年
(壬子)
天長九年 一月十四日 五九歲 在宮中的金光明最勝會以後,在紫宸殿中論義佛法。護命,修圓,豐安,與明福等人列席。
八月廿二日 奉詔於高野山舉行萬燈萬華會。(在《高野山萬燈會願文》中寫到「虛空盡,眾生盡,涅槃盡,我願盡」是很世非常有名的明句。)
十一月十二日 完成託付神護寺給弟子實惠,返回高野山隱居,嫌棄谷味,進入每天坐禪的生活。
八三三年
(癸丑)
天長十年 六○歲 託付高野山給弟子真然,實惠作輔佐。 弟子杲隣從伊豆歸來奉侍。
二月:淳和天皇譲位。
三月六日:仁明天皇即位。
八三四年
(甲寅)
承和元年 一月 六一歲 受中務省傳達勅詔進行修法。
二月十一日 奉詔抄寫《大般涅槃經》等一百二十七卷經書,並到招提寺開講。(《招提寺達嚫文》。)
二月 於東大寺真言院講釋《法華經》及《般若心經祕鍵》。
五月廿八日 寫《遺誡》開示諸弟子須勤修佛道,離諸惡習。
八月廿三日 為了在高野山修建毗盧遮那毗盧遮那法界體性塔二座,因而撰寫布施文《勸進奉造佛塔知識書》,請民眾發心捐贈錢糧造塔。
九月 選定入定之地。
十一月十五日 向諸弟子預告入定之日。寫《遺告住山弟子等》託付宗內諸寺崗務。
十二月十九日 寫《宮中真言院正月御修法奏狀》上奏請求在宮中真言院修持真言法事。
(在每年新年在宮中中被進行的金光明最勝會中,上奏想另外舉行真言修法的意思。同月29日的官符被容許。這個「後七日御修法」是為了祈願國家得以鎮護的真言修法,後來已被制度化地一直舉行下去了。現今的「後七日御修法」已改成在每年一月八日於東寺舉行一星期的修法。)
十二月廿四日 勅許配置東寺三綱。
十二月廿九日 勅許奉詔於宮中舉行「後七日御修法」。
八三五年
(乙卯)
承和二年 一月八日 六二歲 在宮中真言院進行「後七日御修法」。此後成為慣例。
一月廿二日 允許奏請賜予真言宗門人的年分度者數再增加三人。
一月 於高野山得病。傳說此時連水也斷喝了。
二月三十日 金剛峰寺得認證為定額寺。
三月十五日 在高野山中撰《御遺告》、《遺告真然大德等》、《遺告諸弟子等》給實惠、真然、真雅、真濟等諸弟子遺戒。
三月廿一日 於高野山入定(圓寂)。
三月廿五日 仁明天皇派遣敕使弔唁,並賜給弔喪金。
淳和上皇亦發送弔唁書表示弔問。
十月 嵯峨上皇賜予輓歌作哀悼。
八三七年
(丁巳)
承和四年 四月六日 死後 東者第一代長者實惠上奏推薦圓行成為入唐的「請益僧」。託圓行到長安稟告師父空海已入定一事,並帶簡書到青龍寺告知空海已入定。
八三八年
(戊午)
承和五年 十二月 死後 圓行抵達長安城,奏報空海入定一事。 六月十三日:圓行、圓仁、圓載、常曉等起行遠渡唐朝。
八三九年
(己午)
承和六年 一月十三日 死後 圓行奏准到達青龍寺,呈實惠簡書告知青龍寺僧,先入唐僧空海已然入定。(一般認為可能青龍寺因受到了通知,僧侶們皆身穿素服弔唁。
簡書入容列舉了空海回國後的動向,敘述了空海並沒有辜負惠果先師的期待,作為臨終的地的高野山金剛峰寺的修建和空海的死的事也有被寫到。
對於這次之前,好像沒有日本僧圓寂後會有弟子特意到唐朝長安稟報的例子。)
八四○年
(庚申)
承和七年 五月 死後 淳和上皇駕崩。
八四二年
(壬戌)
承和九年 死後 七月十五日嵯峨上皇駕崩。
七月十七日發生承和之變。
八月橘逸勢於遠江國板築駅去世。
八五七年
(丁丑)
天安元年 十月廿二日 死後 真濟上奏,追贈空海為大僧正。
八六四年
(甲申)
貞觀六年 三月廿七日 死後 清和天皇追贈為「法印大和上(和尚)」。 三月廿七日:最澄亦被追贈「法印大和上(和尚)」位。
八六六年
(丙戌)
貞觀八年 死後 七月十二日:最澄追賜諡號為「傳教大師」。圓仁追賜諡號為「慈覺大師」。
九二一年
(辛巳)
延喜廿一年 十月廿七日 死後 東寺長者觀賢上奏請追封。
醍醐天皇賜諡號為「弘法大師」。